• 四季歌

    2004-08-09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j111111111-logs/316901.html


    春季到来绿满窗,
    大姑娘窗下绣鸳鸯。
    忽然一阵无情棒,
    打得鸳鸯各一旁。
    夏季到来柳丝长,
    大姑娘漂泊到长江。
    江南江北风光好,
    怎及青纱起高粱。
    秋季到来荷花香,
    大姑娘夜夜梦家乡。
    醒来不见爹娘面,
    只见窗前明月光。
    冬季到来雪茫茫,
    寒衣做好送情郎。
    血肉筑出长城长,
    奴愿做当年小孟姜。

    有段时间很想念这首歌,一搜索居然找到了。很小的时候奶奶经常唱这歌给我听。

    然后时间就那么过去,八年,我离开她后就再没见过她,只记得她看起来很富态,头发依然是黑的。

    再见面却已经是为了奔丧。棺材里的奶奶,萎缩成段瘦小的枯木,头发也全白了。原来时间可以那么快,快得,我什么都来不及,哭都哭不来。

    葬礼后,一向很精神的爷爷疲惫的坐在凳子上,说他都睡不着,也说了很多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爷爷奶奶那个年代浪漫故事。

    奶奶,其实不是一开始就奶奶。时间吮吸了她的青春,时间让她在我来不及看到的时候变得干枯。

    只听说奶奶在临终前一直叫我的名字,我是她最疼爱的孙子,添了最多麻烦的孙子。

    然后那个缺口就无法弥补。

    奶奶已经去世了好多年,而那时候的我,都不懂得到底这该是什么样的悲伤。过了好多年,明白了不能回来的始终不能回来以后,就要更珍惜握在手中的亲情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驱赶 2004-08-09

    评论

  • 人在赶着自己拼命的奔跑,直到死去的那天,可真正懂得活着的人有几个......
  • 是时间,还有体验吧,不过认真的活过,就没有什么好后悔的拉:]
  • 寂地,你说催人老的真是时间吗???